公司新聞

首頁 > 新聞中心 > 公司新聞

炎炎酷暑算什麽?再苦再累 也要把工作做好!

2016.07.27【已經被浏覽8933次】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-----天津工人報記者走進漆包車間


     說起高溫作業,人們首先想到的可能是戶外作業。其實,炎炎夏日,在相對封閉條件下工作的車間工人同樣非常辛苦。7月4日上午,記者來到我公司的漆包線生産車間采訪,零距離感受一線職工在悶熱的環境下是如何工作的。

    進入漆包車間,記者見到一排排漆包生産線整齊地排列在車間一側。走到一條生産線前,順著兩組銅裸線和成品線的進、出口方向,我們見到玻璃窗牆體內漆包生産線的兩台主體設備,立式“退火爐”和“烘爐”。裸銅線經過導輪,在15米高的“退火爐”上口進入爐體內,經過600度左右的高溫後再進入爐底層的“冷卻水槽”進行冷卻退火,退火爐下面的水槽源源不斷的冒著水蒸氣,銅導線經過吹幹嘴子後又進入烘爐下面的“塗漆室”,經過500度的“烘爐”進行十余次往複的塗漆和烘幹,銅導線就成了成品“漆包線”。盡管車間裏面安裝了大型風扇,但一走進來記者還是被迎面撲來的熱浪弄得渾身黏膩,進入生産線的中心區域後,記者一時間有點喘不過氣來。一年四季不管外面氣溫如何變化,這裏始終是個大“焖爐”。   

在一條正滿負荷運轉的機器旁我們停住腳步,一名職工正全神貫注地注視著飛速進入收線盤的漆包成品線。記著上前一步表示采訪,他婉言拒絕,連說帶比劃地解釋說:車間裏的工人每天工作量很大,他要負責兩機器。說話間,他額頭上又多了一層汗珠。記者只好繼續朝車間裏走。行走在生産車間,工人們絲毫沒有因爲有人進入而停下手中的工作,大多數人連頭都不擡一下,但是所有人額前的劉海都是濕漉漉的。

此時,一台機器前面,車間主任劉志強正在緊張工作著。他一會兒進入塗漆室觀察導線的塗漆情況,一會兒又來到“點檢台桌前”,拿出“設備點檢卡”記錄著什麽。雖然這一系列動作時間不長,但他的臉上卻滲出汗珠,顧不上擦擦汗喝口水,又立馬走到別的機器旁。車間主任劉志強告訴記者,他這個位置是整個車間裏最“熱”的崗位。“因爲我要觀察銅導線退火後的表面質量以及塗漆情況;退火爐大約有600多度,退火後的導線經過冷卻、吹幹再進入塗漆、烘幹工序----烘爐。此時儀表顯示出烘爐溫度在500。”站在這個“烤爐”下面,記者額頭開始不停地淌下汗珠,臉也熱得通紅。

“平時一切正常還好,一旦出現導線焊接不牢造成斷線或其他問題需要到“烘爐”高層平台搶修,那才叫慘呢。因爲機器還在運轉,尤其熱氣是上升的,樓層越高溫度就越高。要是趕上夏季三伏天高層平台樓梯的扶手都熱得燙手,一場搶修下來我們都得成水人。”劉志強笑著和記者說:“到冬天就好多了,冬天外面即使天寒地凍,車間裏也‘熱情如火’。”如此樂觀的他,當年也曾經因爲持續高溫而一度不適應。“由于産品的工藝及質量要求需要,車間裏是不能安裝空調也不能開窗通風的。不過公司現在通過改造頂層高度、加裝百葉窗,調整室內外溫差,已經比以前的生産環境好受了很多。”劉志強坦言,“再苦再累,也希望把工作做好,企業越來越好,我們的日子也就越來越好了。”

    正如劉志強所言,爲了避免一線職工因高溫天氣而中暑,天津經緯電材股份有限公司在廠房配備了大型風扇,並改造了屋頂,全力給車間降溫。“公司廠房和設備幾經改造,現在的室內溫度比以前低了整整10度。”工會主席趙雲超告訴記者。除此之外公司還采取了一系列“涼策”,比如采用“倒班制”,壓縮工人每天的工作時間,發冷飲、送綠豆湯、發放防暑藥品等。說話間,車間外有人喊“冰綠豆湯來了……”。聽著這一聲呼喚,工人們的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(天津工人報記者李洋/ 經緯電材工會)